臺灣大學湖說音樂節

/
2014.05.31(六) 臺灣大學湖說音樂節

小恩台北賣餅乾初體驗

/
2014.05.28(三) 小恩台北賣餅乾初體驗 小恩,是可愛的唐寶寶,最會撒嬌了! 經過半年的訓練,終於”出師”~等到了期待已久的台北行。 這天,來到淡水街頭 熱鬧的街景,讓小恩瞬間張大嘴巴,忘了到這裡來幹嘛…… 老師:「小恩!!還記得老師教你的嗎?要大聲說唷!」 小恩:「嗯嗯……說……?」可愛的眼睛瞟來瞟去,接著皺著眉頭,一副很迷惑的樣子。 老師:「對啊!」(點頭鼓勵)…「要大聲說,我們做的餅乾很好吃!!」 小恩:「嗯嗯……好吃…...」(東張西望) 老師:「不是這樣喔!你再著跟老師說說看,請.給.我.們.加.油.打.氣.喔…」 小恩:「嗯.....氣…………..喔」(呈現完全放空的狀態…) 老師:「小恩…小恩………
公益無國界讓愛傳千里

公益無國界讓愛傳千里

/
2014.05.28(三)【復興廣播電臺台】公益無國界讓愛傳千里 復興廣播電臺台「公益無國界讓愛傳千里」 復興廣播電臺台「公益無國界讓愛傳千里」 本週六5/31…

給喜憨兒一個紅燈的時間 原來他們這樣叫賣是為了...【ETtoday論壇新聞】

/
▲無論颳風或下雨,喜憨兒們都用響亮的聲音努力叫賣著。(圖/作者陳振宇提供) 陳振宇 『大哥哥、大姐姐,請發揮愛心,手工餅乾一包五十元』 常經過捷運市府站出口的朋友,對於這段話必定不會感到陌生。 但我卻從來沒向他們買過餅乾,因為我認為這一切很虛偽、很商業,甚至懷疑這個組織根本就是在利用憨兒營利。 在這樣的場景裡我看不到溫情,只看到一位志工媽媽領著憨兒,指導他如何走到一個個等綠燈的路人身旁,然後說著制式的行銷話術。 一切就像是許多連鎖企業裡冷冰冰的SOP,沒有感情,更打動不了人心。 對這些向自己走近的憨兒,多數的路人都與我一樣不理不睬,甚至沒向他們的正臉瞧上一眼。 或許是不忍心看著他們的眼神拒絕,或許是打從心底不認同他們的做法。有些路人嫌麻煩,乾脆躲的遠遠的,只希望這孩子別來纏上自己。 在人潮多的日子,十字路口的每個轉角都有這樣的憨兒,有些比較有經驗的還可以單獨作業。『一個集團佔據了所有轉角,想必是不願放過任何漏網之魚吧!』我心裡這樣想著。 於是我拍下了這張照片,想要抨擊這樣包裝的推銷手法。 回家之後,我上網查了這個組織的背景,想要看看是不是有些關於這個組織的八卦可以當成素材,但卻讓我找到了這篇討論...... 《原來,這樣的叫賣是為了訓練他們,好讓他們不會快速老化。他們有些人20歲就更年期了......》 《原來,這個組織在基隆,而我知道從基隆搭客運來,市府轉運站是最方便的》 ▼製作餅乾幾乎成為憨兒們唯一的謀生技能,在大街上叫賣則是為了防止老化。(圖/翻攝自熊米屋愛心烘焙坊臉書) 傍晚再次經過那個路口,這是我第一次轉過身,用正眼回應他。他開始認真地向我介紹籃子裡餅乾的口味,他說巧克力的很好吃,橘香玫瑰是新出的口味,希望大哥哥吃吃看...... 最後我買了兩種口味,憨兒和志工媽媽向我說了不只一次的謝謝,而我心裡其實想說的是:『對不起,一直以來,我竟然都是用那樣膚淺的思維在看待你們的努力。』 總願意排上好幾十分鐘,只為了那胖達人和吳寶春的昂貴麵包,卻不願意用幾秒鐘的時間,換取一包更能為社會帶來正面幫助的餅乾,想到這樣的自己,真的覺得很不好意思。 我並非意指從此我們每次經過,都應該掏出五十元來買餅乾,但至少我們可以用更真誠的態度去與他們互動。 如果願意的話,用這短短一個紅燈的時間,對他們說些鼓勵的話,或者就算是閒聊也好,這些都會是他們所需要的。 這個社會的問題不是在於大家沒有愛心或同理心,而往往是在於我們對於許多社會現象的默不關心和自以為是。 多一些瞭解和付出,每個人都可以讓這個社會少一些冰冷的高牆,多一些溫暖的陽光。 老話一句,自己的社會自己關心。 共勉之~XD ▼為了使憨兒學得一技之長,不少慈善機構都開設烘焙與餐飲服務班。(圖/翻攝自熊米屋愛心烘焙坊臉書) 補上《基隆市智障者家長協會》的資訊,可以看看他們在做的努力。 如果你看完這篇文章眼睛還不會太累的話,可以用電腦版的FB來連這篇文章,然後點選文章下面的「分享人數」,接著就會看到許多人分享這篇文章時所打下的文字。 您會看到這個社會上許多人的想法,還有因為瞭解之後的心境轉折。 裡面甚至還藏著許多人的小故事,一則則讀起來都讓人倍感窩心。 而且還可以找到大家所做的口味推薦喔。…

集團操控賣餅乾?網友向喜憨兒致歉:對不起,膚淺看待你們

/
集團操控賣餅乾?網友向喜憨兒致歉:對不起,膚淺看待你們 2014/05/11…

撼動特技藝術劇團

/
2014.03.08(六) 華山文創 撼動特技藝術劇團